何与汝

不到楚江东

玛尔其玛

太子从西州回来以后,永娘就回到了太皇太后身边。那时朝臣已经开始商量太子登基的仪程,赵家也成为文武百官争相巴结的对象。

可是没有人能见到太子。

李承鄞偶尔去太皇太后那里,什么也不做,只发发呆,或在太皇太后膝上睡一觉。

永娘不知道究竟该为谁难过。




一个月后,太子登基,豊朝再也没有太子和太子妃,东宫也空了下来。

永娘觉得李承鄞已经挨过去了,因为他又开始和裴照商量着什么,赵瑟瑟也丝毫没有被封为皇后的迹象。

没过多久,太上皇薨逝。国丧期一结束,与赵家有关的好些人或革职或下狱。永娘听时恩说,因为赵家笼络群臣,要逼皇上立后。后来皇上将赵瑟瑟封妃,恩养宫中并未牵连。但赵家已然败落,其中种种细节,旁人不得而知。

再后来,皇上再也未娶,反倒是将各个王爷的儿子召回宫中尽心培养。三王爷的儿子天资出众,皇上也对他青眼有加。而此时的豊朝,也愈加显出欣欣向荣之姿。




禅让大典之后不久,李承鄞大病一场,裴照又一次进宫,出来时却昭告天下,太上皇寿终正寝。

永娘在太皇太后去世后就被李承鄞安排到了那座空落落的东宫,因为只有她才能保持一切都是小枫在时的样子。生病后李承鄞的精神每况愈下。直到有一天永娘把一个箱子搬到他的床前——那箱子里都是小枫写的家书,李承鄞看了整整一夜。天刚亮,裴照就被叫进宫,随后丧钟惊动整个京城。




李承鄞终于再次踏上了西州的土地,他知道,他要去找一个天底下最聪明的姑娘。

后来

常听父王提起霓凰姑姑,同时提起的还有一个叫梅长苏的人 。
自我出生就没见过姑姑几面,但每次见她,都觉得姑姑年轻时肯定是个不同寻常的美人,那眉目间的英气从不曾减退,只是也不曾见她笑过 。
我问过父王,姑姑既不在南楚也不在京城,到底在干什么 。
父王说,武靖爷登基后,姑姑就游历四方,去过江左,去过廊州,到过梅岭也上过琅琊山 。姑姑半生戎马,终生未嫁,这般游走只为怀念故人,散心而已 。
自几年前父王寿终正寝,我也很少关心京城局势 。直到前两日传来消息,说莱阳王谋反已经被就地正法 。这中间往来史书上倒也司空见惯,只是卷宗中有一笔,说莱阳王在长林王府设伏却没有抓到陛下和长林王,只因长林王府有一条密道通向了当年的苏宅 。
听说武靖爷登基也颇费了一番功夫,不知道和那位江左盟主麒麟之才的梅长苏有什么关系 。但是父王说当年姑姑很喜欢跑去找梅长苏,至于因为什么,却没有细说 。
这一段往事终究是囫囵过去了 。
后来又听说,长林王完结了谋逆案后,一心奔向江湖的他得偿所愿,策马天涯。
不知道现在他见到的江湖,和姑姑见到的还相不相同了。